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航空公司都这样挑片!《寄生上流》飞机上禁播…2大主因曝-世界上最恐怖的鬼屋

航空公司都这样挑片!《寄生上流》飞机上禁播…2大主因曝

南韩电影《寄生上流》(Parasite)在上周举办完毕的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一举拿下「最佳原创剧本奖」、「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导演」以及最大奖「最佳影片」4座小金人,让该片再度获得大家的关注,典礼过后,《寄生上流》在北美周末票房成长234%飙出550万美金(约1.6亿台币),累积4400万(约13亿台币)的超高数字,而在英国以首周末138万英镑(约5400万台币)票房创下当地影史最佳外语电影开票纪录后,也因奥斯卡效应将上映戏院增加至400间,全球票房更累积突破60亿台币。不过这部电影竟然不能在南韩多家知名航空公司营运的班机上欣赏。▼▲《寄生上流》一举拿下4座小金人。(图/翻摄自朴素丹IG)综合韩媒报导,大韩航空最近更新了机上的片库,不过名单中却无《寄生上流》,对此,相关人士透露大韩航空机内电影的选定标准,只要有出现客机事故场面让乘客产生不安感、或是贬低特定国家民族、对韩国有负面内容以及可能引起政治社会争议的电影都会被排除在外。《寄生上流》故事讲述了南韩贫富差距等内容,有带给南韩负面形象的疑虑,因此不会在机上放映。不只大韩航空,韩亚航空的班机上也无法观看《寄生上流》,相关人士表示,其实去年5月,该电影在坎城影展上拿下最高荣誉金棕榈奖时,就有在讨论要不要选进片库中,不过因为电影里,沙发上那场「顺时针」床戏,属于儿少不宜的限制级画面,所以最终还是没有将《寄生上流》放进名单中。▲《寄生上流》无法在南韩多家知名航空公司营运的班机上欣赏。(图/CATCHPLAY提供)《寄生上流》不仅是南韩第一,也成了亚洲第一部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导演奉俊昊更是继李安之后第二位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的亚洲人,好消息让南韩举国欢腾,而被封为韩国之光的导演奉俊昊16日终于搭机回国,在机场更获媒体大阵仗英雄式接机,他以一贯谦虚的态度表示:「我很高兴在美国这段漫长的旅程圆满落幕,现在可以回到我的本业继续创作也很开心。」现场他也不忘为克服新冠状病毒的国民们加油打气,提醒大家勤洗手、做好自我卫生管理。而让影迷敲碗期待的《寄生上流:黑白版》则将于2月27日至3月11日在台限定上映。▼▲《寄生上流:黑白版》将于2月27日至3月11日在台限定上映。(图/CATCHPLAY提供)

航空公司都这样挑片!《寄生上流》飞机上禁播…2大主因曝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美欧之间就中国技术产生,尤其是有关华为的冲突正在使跨大西洋军事同盟面临分裂的危险,周日美国驻德国大使让双方的冲突在先前基础上又升级了一步。 据彭博社报道,美驻德大使Richard Grenell发表推文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给他指示,要他“明确向德方表示,任何选择使用不可靠5G供应商的国家”都会危及其与美国“最高级别”的情报共享。 虽然没有点名,但是Grenell推文中所言似乎矛头所指就是中国的华为。Grenell说,特朗普的这一指示是从空军一号上下达的。 美国国防现已将中国列为首要防御对象,这种形势下,以国务卿蓬佩奥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为首的美国两党代表团在周末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大肆渲染了其对使用华为设备的担忧。 他们警告称,使用华为设备将会损害盟友间的合作,可见特朗普的强硬贸易战略使美国与盟友间的防务关系也开始受到了感染。 “共和党与民主党在此问题上意见一致,”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特朗普的亲密盟友Lindsey Graham说。“你要是非走华为这条路,你就会拆掉很多桥。” 由于竭力想要维持与贸易战双方之间至关重要的关系,欧洲领导人在华为风暴中一直压抑着声音。佩洛西周五的介入,意味着他们不应将希望寄托在12月民主党重掌白宫的情况下此事会慢慢平息。

    回复
  • Brad Bukovsky

    原标题:美豆终结“九连涨” 国际油价企稳收高逾1%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可怕图片|中国十大神兽|曹魏皇帝|蒋经国的儿子|泰国鬼娃娃|乾隆皇帝的儿子|三星堆遗址|世界上最深的洼地